婉拒桃花江班长

我懒得产了,大家咱们语c见啊
画渣文渣小透明w
心头两颗朱砂痣,一颗是黄磊,一颗是密林父子。
心尖是个旅馆,住过许多cp情侣。

【雷磊】我们与美食

老夫老妻设定 有用梗 食物预警 磊第一人称


我们在一起之后啊总是我给他做饭,我出生在南方现在住在北京。
记忆里里带着南方菜的味道,我总是珍惜在菜市场里看到的每一样那里的的食材,他虽然不大吃的惯但也是陪着我吃。总说家乡的味道是记忆中很重要的东西,我总觉得躺在货架上的笋是闪着金光的,尤其是春天的笋。
最开始是海南那边的笋慢慢往北最后是河南这边的,在春天的尾巴它们就销声匿迹了。我喜欢吃的是油焖笋,它的根部有点老不好下刀,即使是油焖出来的也嚼不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吃笋他都夹笋根,嚼了好半天又吐出来然后扒着碗里的饭笑眯眯的看着我吃。
春笋毕竟少见,北京人不爱吃笋,我老是抱怨。春天也就吃那么几次再想去找就没了,他知道我喜欢吃它后也是满世界找笋。好久之前一次他拍戏回来,刚进门还来不及脱羽绒服就递给我了一袋用塑料袋包着的东西——是带着尘土的冬笋。它们比春笋粗很多,春笋适合油焖,冬笋则适合做腌笃鲜,我赶紧下厨煲汤,他在旁边切肉和笋“我才知道切笋根儿这么难”我记得他当时这样说。

海南鸡饭
我们在海南录节目的时候吃了次海南鸡饭,虽然被他们呸了好多口水,但我还是觉得这是最好吃的海南鸡饭。
我曾经在《十七楼的幻想》里写过“我吃到了幸福海南鸡饭,除了幸福我什么都吃到了。”那时加热那份饭的时候我想起了这句话,可能现在对海南鸡饭印象这么深刻的原因就是它泛着幸福的味道吧。
后来我写《黄小厨的美好日常》他在我起身泡茶的时候把这段话加了进去,还赖在我椅子上不走吵着要我做鸡饭。嘿,其实吃到了好吃的食物,也是一种幸福。

赛螃蟹
我说童年的味道是生姜和米醋,而生姜和米醋代表着螃蟹的味道,他便老吵着让我蒸螃蟹,螃蟹除了在秋天吃膏吃黄其他季节味道都差点,而且那人有一点点的体寒,我于是便经常给他做赛螃蟹。
这可能是我俩印象中最深刻的一道菜,他闹脾气耍赖我就花十分钟做个赛螃蟹丢给他吃,这比花半小时安慰人要更高效,我不得不承认抓住一个人的胃真的很重要。
拍《向往的生活》最后一期的时候他拉着行李箱突然来访,我们许久没见面,开门就被甩了一脸豆子我也抒不出情来,还拿拖鞋扔他,结果全被扔到房顶上去了。虽然我们都挂念了对方好久但是在摄像头前也没什么说的,只是简单的抱了抱,其实他坐了一会儿后说要吃赛螃蟹我差点没哭出来。我们是真的真的爱着对方想着对方。我眨了眨眼睛起身给他炒了一份,他吃完后就拖着行李走了,连谢谢都不说,憋了一肚子的话也全没了,你大爷的孙红雷。
后来节目播出我俩盘腿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看电视
“我是不是太含情脉脉了?”
“您老艺术家,怎么能啊。”
“那就好,我下次不摸你脸了”
“嗯”
“鞋走的时候拿下来没?”
“没有啊,还在上边呢”

end

不是想跟风写食物 翻磊的书看到了书里有关于三道菜的篇目 有感而发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是的明天我要一模了
逢考必过🎐别害怕你江就是这个年龄
谢谢你看到最后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