函数离X

我懒得产了,大家咱们语c见啊
画渣文渣小透明w
心头两颗朱砂痣,一颗是黄磊,一颗是密林父子。
心尖是个旅馆,住过许多cp情侣。

#冬月三段#狮鼠和黑邪

随便更点啥 嗯身上发生的事+脑洞
俩cp 不虐

狮鼠#栗子酥#
白鼠刚在画室上完课还未洗去手上的水粉颜料就匆匆跑去边上的餐厅,推门就看见路局俩人拉着喝的有点多的狮子在角落里等自己,局长和路人识趣的去前台结账狮子挂在自己身上打了个嗝“白鼠你是不是生日啊⋯⋯”“狮子你喝多了”他推了推眼镜想用手去推那人,发觉自己手上还沾着颜料,等狮子顺着自己的腰出溜下去后他起身去马路对面的卫生间洗手,出门碰见痒局长俩人就说自己去卫生间。
他站在洗手池前清洗指甲中的颜料,手机在口袋里开始震动,局长在电话里问他
“看到狮子了吗?”
“不是喝醉了趴桌上了吗?”
“他看你走了就说要去洗手间找你”
白鼠环视四周“他没在这儿”
“丢了???”
白鼠冲出隔间往饭店的方向跑看到马路边上一个卧倒的人,哦大老远就看见金色的头发了,他把那人扶起来却看他手中抱着个点心盒子往自己怀里塞。
白鼠懵啊“你干什么?”“生日礼物啊”
白鼠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这条街除了卖衣服的开饭店的卖五金的只一家点心店。
打开盒子一看是栗子酥。
曾几何时白鼠也是沉迷过吃栗子酥无法自拔的人,那大概是琅琊榜正播出的时候,而那会儿好像是狮子陪自己刷的剧。
“栗子酥多好吃啊酥胸吃不了真是可惜了”他盘腿坐在沙发上往自己嘴里塞了块糕点。
“好歹也是我给你买的给我吃一口啊”

“狮子外边冷你没穿衣服快回去”
“谁说我光着身子”
“滚///”



黑邪#隔壁老黑#
吴邪住在这儿三年了今天他们家隔壁搬来个新邻居。
吴爸告诉儿子边上那家有个病孩子看不见东西出门只能坐轮椅,来这边是为了在边上的医院治病的,还给把大门拉开点指了指搁在楼道的折叠轮椅。
小吴邪点点头说自己以后走到那儿要小点声不要吵到隔壁小哥哥。
怎么就默认是小哥哥了呢,有次吴邪去学校正好碰见小哥哥出门,刚把自家门关上那人就像看见自己一样往这边偏头看了看,勾了勾嘴角伸出手“你好”
吴邪怯生生的伸出手握住他的手“你好你好我是吴邪”
小哥哥在他家边上一住就是好几年,时间长到小吴邪把小布袋子换成拉杆书包又换成了双肩背包,现在的吴邪是个三党。
平常隔壁的小哥哥都会听着他放学的开门声,今天也是习惯性趴在门上等着听那人放学回家的脚步声,左等右等这都快七点了还没回家平常六点多就颠儿着回来了这是怎么了?
他开开门摸着墙去隔壁家敲了敲门“叔叔您家吴邪今天回来了吗这么晚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是哦小邪呢?”
吴邪今天没带手机刚巧碰到老师对自己发飙让留下来背一千六百词不背完不能回家最后还是被家长提回去的。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你就大吼一声罚我背单词到深夜QAQ


狮鼠#拉窗帘和关窗户#
狮子靠窗坐白鼠和他同桌他俩坐在最后一排,一天外边刮风狮子还是不知好歹的把窗户打开了外边的风飕飕往教室里灌直接窜到白鼠的衬衫里,下课没一会儿白鼠就开始肚子疼趴在桌上,狮子还以为他是困了想休息会儿发呆的时候就这么突兀的听见了白鼠小声的呻吟和闷哼,狮子懵了两秒就开窍了,拿了自己的水杯就跑出了教室给接了杯热水回来灌白鼠,根据狮子的判断这人应该是开窗户受凉了。
果不其然过一会儿白鼠就直起来听课了看来这是好了,狮子松了口气,以后只要是狮子坐在靠窗的位置他们班保准是密闭体系一点风都不带往里跑的,没缝啊,狮子一个缝都不给开。
有一段时间白鼠和狮子不是同桌狮子还坚守在靠窗的位置上,白鼠只要是自学过学校的内容在学校必干的事儿就是看朝霞赏日看晚霞赏月。
每当白鼠做完今天的作业放下笔开始托腮看着窗户发呆的时候狮子总是第一时间把窗帘拉开让他一览窗外的景色,其实真的很美,不管是白鼠的眼睛还是外边的天空,狮子这样想。
他看星星的时候眼睛里就有星辰,他看朝霞的时候眼里有夕烧。
哦对了今天是阴历冬月十四,月亮很圆。


end
今天八点写完的作业
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般想起自己可以码字啊!
三个小段子都是自己生活中的经历
纠结了三周还是不知道站路局还是局路
今天的月亮真的很圆
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4)